图片 1图:烟台苹果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苹果的改良换代,创新发展绿色农业。”
培育推广优新品种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今年中央1号文件的核心,就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我市而言,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要抓好烟台苹果产业的调整。烟台是我国第一个苹果的发源地,烟台苹果是国内最为知名的农产品品牌和标签,也是农业的支柱产业和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而今,烟台苹果却面临着产能过剩、品种单一、果品品质下降,农民卖果难等一系列问题,严重制约着苹果产业的永续发展。
朱波认为,当前苹果产业发展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倒逼烟台必须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才是重振烟台苹果雄风的根本出路。这样才能实现果品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中高端迈进,推动苹果产业换血再造、提质升级势在必行。
“培育推广优新品种,调整品种结构,这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朱波表示,针对国际苹果新品种发展趋势,围绕苹果品种结构调整,建立稳定高效的苹果自主创新、引进消化利用再创新等多渠道并举的育种和推广体系,选育推广特色苹果新品种,为我市苹果品种更新换代提供储备库。同时,在现有综合性优良、基本符合进入示范推广阶段的苹果新品系中选择具有“早、中、晚”,“红、黄、绿”,“甜、香、脆”,“新、奇、特”等个性特点的品种,采用不同的栽培模式进行试验示范,从根本上扭转“红富士一统天下”的种植格局,以新品种、新风味打造新的中高端市场,满足市场多样化需求。
建一批质量高效益好的高档精品示范园
我市应该重视优质苗木生产,规范苗木市场管理。优良的种苗是产业发展基础和果品质量的保障,在目前全市大面积果园更新改造的情况下,生产上迫切需要大批量的优质苹果苗木。但由于我市尚没有一部规范苗木生产经营的法规,使得苗木产业出现了品种混乱、无证经营、虚假广告、无序育苗等问题,严重扰乱了苗木市场。亟待研究出台《烟台市苹果种苗经营许可管理规定》,开展全市苹果脱毒种苗繁育区建设,加大脱毒种苗繁育力度和种苗执法检查力度,保证苹果种苗的纯度和质量。
大力发展现代果业,更需引导适度的规模经营。在朱波看来,规模化是苹果产业机械化、标准化、品牌化、安全化的基础,没有规模化,其他“四化”都无从谈起。一家一户的小规模经营是做不到的,适度规模经营是实现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要以农村承包土地确权登记颁证为契机,引导龙头企业、合作组织、种植大户等经营主体,有序流转农民手中土地,扩大生产经营规模,按照现代栽培模式,建设一批质量高、效益好、示范带动作用强的老龄果园改造试验示范园和高档精品示范园,提高机械化水平,降低生产成本,引领我市苹果种植模式改革。
鼓励畜牧生产企业自建或采取与果农、家庭农场、合作组织、果品企业联合建设方式,建立“畜—沼—果”生态循环果园,示范推广肥药减施的栽培模式,降低果园生产成本,改善果园生态环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传统的“收购———批发”的苹果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朱波认为,创新流通业态新理念,大力发展苹果电商势在必行。在我市,农村电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苹果电商占据农产品电商总量的80%以上。利用“去中间化”效应,直接与生产对接,减少流通环节,降低营销成本,满足消费者的消费需求,有助于通过终端需求倒逼生产环节实现标准化、优质化,不断提升烟台苹果的内在质量和外在形象。
研究制定实在管用的苹果产业扶持政策
苹果是人来种植的,朱波认为,对农民的教育培训也十分重要,应通过培训形成一批新型的职业农民。依托各级农技推广机构、市农科院、职业学院等社会公益研究推广机构,利用各种网络交易平台,打造新型技术传播、实用技能传授培训体系,创新农民教育培训模式,开展现代农业实用技术、电商销售、品牌经营等多方面的知识宣讲与培训,使更多的农民懂科技、善经营、会管理,为苹果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储备实用技术人才。
同时,朱波认为,政府应加大财政投入,研究制定实在管用的苹果产业扶持政策。一是,财政支农专项要优先向市级研究、推广部门倾斜,为新品种选育和集成技术推广提供资金保障。二是,采用贴息贷款、土地政策优惠、政策引导等方式,支持龙头企业、农业合作社、种植大户等开展老果园改造和新果园建设,同时引导金融机构加强资金调配,简化贷款程序,实行优惠利率,开辟农村新型经营主体贷款“绿色通道”,撬动社会资本向苹果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注入。探索开展龙头企业投入期运营、收益期返还农户管理的农业发展新模式。

提起山东烟台蓬莱,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蓬莱阁等名胜景点。如今,苹果产业作为另一张城市名片,正在蓬莱快速崛起。

作为苹果生产大市,“烟台苹果”一直享誉全国,而在烟台苹果中,蓬莱苹果又占了很大的比例,截至2016年底,蓬莱苹果种植面积达到33.5万亩,总产量达到91.7万吨,农民人均纯收入的80%来自于苹果产业。

图片 2

近年来,蓬莱大力探索适合当地的现代苹果产业发展道路,力图走出传统发展困局,将看似无序的市场行为转变为政府合理有序的引导,从而走上现代化的发展道路。

从种植阶段解决苹果产业低端、机械化程度低的问题

种植是产业链条的起始环节,在这一阶段,传统产业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攻克。“劣质果根本卖不上价钱,优质果价钱仍然不低。特别是好品种,比如说这个品种5块钱都抢着收,劣质果就是没有收的。”在蓬莱市刘家沟镇,代收苹果商贩杨宗纯告诉记者。

据蓬莱市农业局果树专家介绍,蓬莱苹果存在部分果园品种老化、树龄较长的问题。同时由于树冠密闭、通风通光性差,造成果品质量和品质下降,优质高档果比率低。为此,蓬莱市引导企业和果农更换新品种,加强老化园改造和升级。

“在成功选育‘烟富1-6’号的基础上,我们从2010年又成功选育出‘鑫早富’中晚熟新品种1个,‘烟富10’‘烟富7’和‘元富红晚熟’红富士新品种3个;引进‘维纳斯黄金’中晚熟新品种1个。”蓬莱市果树工作总站站长徐月华说。

另外,蓬莱现有的苹果种植,基本上是以家庭分散经营为主,土地集中在分散的农户手中,规模小,现代先进的机械、技术、生产方式很难发挥作用。

针对这一情况,近年来蓬莱更加注重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种植大户。

“截至2016年底,我们有种植面积2公顷以上种植大户232户、家庭农场61个,苹果合作社493个,烟台市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32个。在生产环节,新型经营主体可以实现标准化生产,进一步提升产品质量。在销售环节,统一运用农村电商等手段,减少中间环节,确保利润最大化。”蓬莱市农业局局长王毅告诉记者,“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生产营销方式,对周边农户起到示范引导作用,大家加入合作社,改良了品种,实现了标准化生产。”

从销售环节解决苹果产业滞销、价格波动大的问题

销售是产业链条得以实现和持续的关键。“逢上烂市,苹果卖不出去,一年辛苦白费不说,一亩地还得倒贴几千块钱。”蓬莱农民隋晓东告诉记者。

据冷库负责人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去年全市普通农户的苹果仍有1/3没有卖出去,积压在冷库中,价格持续走低,直接影响了农民收入。这种现象在近几年经常发生,价格忽高忽低,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因价格过低导致的苹果滞销问题,直接影响了农户生产积极性,出现大面积苹果园改葡萄园现象。

解决果品滞销,发展电商是一条新路径。近年来,蓬莱苹果销售借助网络平台,实现网上销售,涌现出了妇女创业“四姐妹”等电商组织。

2016年,蓬莱市成立电商协会,打造电商孵化基地。当年,电商协会开展的“蓬莱苹果助力”活动,一个月时间累计网上销售蓬莱红富士苹果5000万斤,其中“田+”电商一个月接单150万,销售苹果1000万斤,拾鲜京东蓬莱馆接单50万,累计销售500万斤,“四姐妹”的公司订单在2016年也已破万单。

电商的蓬勃兴起,也一定程度上暴露出了“蓬莱苹果”缺乏一套完整品牌建设的问题。目前蓬莱市虽然申请了“蓬莱苹果”地理标志商标,但缺乏细化指标和检测要求,品牌价值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我们已经开始积极引导企业和果农争创蓬莱苹果品牌,加大宣传力度。”据王毅介绍,截至目前该地已创建苹果品牌60个,三品认证9家,2015年“蓬莱苹果”正式获得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未来发展的着力点是市场导向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农业的主要矛盾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突出表现为阶段性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就目前苹果市场而言,同样存在总量充足但结构性矛盾明显的问题。

据冷库调查数据显示,目前苹果市场呈两极分化,质优价高苹果供不应求,而普通苹果却大量积压。

“未来我们的苹果要发展,关键还是要顺应市场需求,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在优质、高效、安全上下功夫。”王毅说,“考虑到蓬莱市生产较分散,户均只有3-4亩果园,现在在重点探索对分散经营的土地采取入股形式加入合作社,引导土地向合作社流转,实行土地统一规划,统一品种、统一技术、统一标准,实行标准化基地建设。”

同时在果品改良、水肥一体化等方面,徐月华认为,蓬莱作为苹果大市,应做标准的“领跑者”,制定细化具体的蓬莱苹果标准,进行标准化生产。

“可以通过采用‘公司+基地+标准化’等模式,推行统一的农业操作规范,贴上统一的蓬莱苹果商标,让蓬莱苹果成为大家公认的好苹果。”王毅告诉记者,未来蓬莱还将通过发展旅游、电商等探索苹果营销新模式,“蓬莱旅游和蓬莱苹果都是重要的城市名片,两者的结合,必将使两大产业相得益彰,实现‘共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