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税费改革后,农村五保对象实现了由村集体供养向财政供养的体制转型。近日,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重点提案调研组在湖北和江西两省深入农村福利院,详细了解农村五保老人这一特殊社会救助群体的生活状态。

9月5日至11日,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重点提案调研组在湖北、江西两省深入村镇社区,就“推动城乡低保政策落实”开展调研。期间,调研组召开6场座谈会,听取了72位基层民政部门低保工作人员的发言,走访了12户城乡低保对象,考察了15个社区救助中心等服务机构。调研组了解到,近年来,湖北、江西两省城乡低保工作有了长足的发展,在缓解贫富差距、实现社会公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调研组结合调研中发现的问题,建议进一步完善城乡低保制度的法制建设,创新思路解决支出型贫困,加强城乡低保与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等专项救助的衔接。

9月6日下午4时许,在湖北宜昌巿宣都红花套镇农村福利院,全国政协重点提案调研组看到了温馨的一幕:72岁的谢明华和老伴相依坐在床边,屋里角柜上的彩电正播放着他们喜欢的戏曲节目。谢明华不时用手敲敲老伴的腿,老伴不时把谢明华的上衣往下拉拉护住腰。

整合社会救助各项制度资源提高城乡低保水平

调研组组长、全国政协常委赖明走到两位老人跟前轻声问:“对福利院的生活满意吗?”“满意,你看,我们还住套间呢!跟城里人的宾馆似的。”谢明华热情地带着调研组参观自己的房间,他推开卫生间的门,指着墙上的热水龙头说:“在农村家里时,一年到头也洗不上一次澡,在这里,想洗天天都能洗。”

家住湖北省鄂州市古城南路邱家咀的余莲桂干净利落,从外表和谈吐上一点也看不出她是一位丧偶多年的低保户。三个女儿因为有政府提供的助学金和银行助学贷款都读上了名牌大学,这是余莲桂最自豪的事。每天,余莲桂在做家政之余,利用自己的手艺无偿为周边的邻居拔火罐。同样是低保户却远在外地城市的一位亲戚羡慕她“闺女争气,领的低保钱也多”。

谢明华的老伴说,住在这里的老伙计们都没儿没女,不过,大家都觉着现在是享福了。

低保标准是城乡低保制度的关键环节,确定补助水平及安排补助资金的重要依据。近年来,湖北、江西两省在科学制定和调整低保标准方面不断探索完善,取得了一定成效。特别是鄂州市,依靠自身力量逐年提高城乡低保标准的做法给调研组留下深刻印象。据统计,鄂州市人均GDP比全国人均水平高20%,而城市低保标准比全国人均水平高30%,农村低保标准比全国人均水平高40%。

进了福利院,并不意味着只能静候岁月远去。湖北省宜都巿五眼泉镇福利院成立了院务管理委员会和六个工作小组,吸纳部分素质高、身体好的五保老人参与院务管理,如担任田园牲畜养殖组组长、食品物品监督组成员、治安组成员等,增强了五保老人的主人翁意识。“农村五保老人虽然没有劳动能力了,需要社会来供养,但他们同样有尊严,同样需要成就感。”汪良委员认为五眼泉福利院的做法很有意义。

为切实保障城乡困难群众基本生活和基本健康权益,国家在实施低保制度的同时,还配套实施了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等专项救助政策,以期构建相对完善的救助体系。这些政策在运行中衔接得怎样?能否形成合力?这是调研组一路上非常关注的内容。调研组里来自教育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几位成员在调研过程中,分别就相关领域政策的贯彻落实情况与当地政府、城乡低保对象进行深入交流。江西省副省长胡幼桃介绍,今年,江西省完善了社会救助工作联席会议,省直23个部门为成员单位,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共同研究解决社会救助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调研组希望江西省的联席会议制度能够得到坚持和完善,继续整合社会救助各项制度资源,在人员、资金、救助渠道的统筹及安排上,形成合力,提高效率。

海带红烧肉、芹菜炒酱干、土鸡蛋、紫菜蛋花汤、米饭,这是江西省九江巿庐山区新港镇敬老院周一的菜谱。菜谱和实际一样不一样?调研组走进厨房看个虚实。果然,两口18印大铁锅里热气腾腾,香味飘荡。“天天有肉吃,房房有空调,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护理得好。”84岁的宋开河老人身体硬朗,耳朵一点不背,在和调研组交流时,他自告奋勇当起解说员。

从国家层面建立临时救助制度11日,调研组在江西省召开座谈会。调研组组长、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赖明结合本次调研的整体情况指出,临时救助是目前整个社会救助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老话说,救急不救穷。如今,穷,已经有多项制度在托底,而对于因灾、因学、因突发性事件致贫的急,却没有一项从上到下可供依据的制度。湖北、江西两省民政部门负责人均向调研组反映,近年各地在临时救助制度方面都进行了创新探索,不过在国家层面还没有建立起来。虽然民政部发过相关文件,但是因为中央财政没有投入,资金的供需矛盾仍是最大难题。也有基层民政工作人员向调研组表示,不少县区没有这方面的配套资金,为解决资金难题,多把临时救助装进低保这个篮子。而低保只计算家庭收入,不计算家庭支出,按低保标准发放的救助金对支出型贫困家庭无异于杯水车薪。江西省民政厅厅长徐毅建议在中央层面建立临时救助制度,在中央财政设立临时救助资金专户,加大临时救助的补助力度。

洪天慧委员很开心看到福利院没有成为精神荒漠。她说,五保老人同样需要精神的慰藉。本次调研组所考察的三所福利院都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性格特点、需求层次的不同,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创造条件让五保老人能读书、打牌、下棋、吹拉弹唱,还不定期邀请专业文艺团队来院义务演出、播放电影。

信息联动助力低保工作事半功倍

蒋秋霞委员在每个福利院都看得很仔细。这位连任四届的老委员对老年人能否安度晚年一直格外上心。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期间,蒋秋霞和另外十几位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件提案,主题是建议国务院进一步加强安老养老工作。令蒋秋霞委员十分感动的是,这件提案连续两年入选全国政协的重点提案,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连续5年对此跟踪办理。为此,全国政协组织委员到十几个省开展调研,并到国外考察先进经验,最后,提案里的五条建议都得到了落实。“全国政协这一点非常好,看准了的事情就一直推动下去。”在湖北和江西三所福利院所了解到的情况,让蒋秋霞委员感到很欣慰。她表示,这次委员们来考察的并不是湖北、江西两省最发达的地区,但在农村五保老人供养这一块却能做到这么好,进步很大,相当不容易。

“天天加班加点,还担心信息核对不准确被罚。”6日,在湖北省宜都市红花套城乡居民救助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向调研组描述了他们的工作状态。近年,为确保城乡低保制度的公平公正,各地进一步规范审批程序,加强日常监管。低保的审批是越来越公开透明了,但基层城乡低保工作人员的工作量也在几倍地增长。为此,各地民政部门都在呼吁增加编制,增加人员。江西省对基层社会救助机构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难题,不增加编制,按低保户数量核定工作经费,聘请短期服务人员。调研组成员、全国政协委员吴先宁赞成江西省的做法,同时,他也提醒有关方面注意一个现象,即运行成本越来越高会影响低保制度的社会效益。他说,低保制度是一项德政工程,做好这项工作,我们应该追求事半功倍的效果。在与地方交流时,调研组成员一致建议创新工作手段,推广湖北省武汉市和鄂州市建立各部门信息联动平台的经验。“在今天这个信息时代,建立各部门的信息综合应用平台意义重大,不仅低保核准能用到,其他社会事务的管理同样可以应用。”调研组成员、全国政协委员李健建议各地政府指定一个综合部门来牵头,单靠民政部门推动信息联动,过程会很慢。

加快《社会救助法》立法进程

调研中,各地建议最多的,就是加快《社会救助法》立法进程。目前,城市低保依据的是1999年国务院颁布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农村低保依据的是2007年《国务院关于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医疗救助、临时救助主要依据的是民政部及相关部门的文件,不同程度存在着法律效力层次低、适用范围较窄、实施机制薄弱等问题,特别是在审查社会救助申请家庭经济状况时,由于《商业银行法》等法律限制,民政部门面临着无法查询救助申请家庭财产信息等法律障碍。“低保工作人员到银行做人工核查,需要上级领导打招呼,工作是开展了,细究起来还违法。”鄂州市华容区临江乡民政办主任说,没有法律保障,开展工作时没有底气。而缺少这一环,社会救助对象的认定可能就不准确。调研组成员、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副司长公维春鼓励地方民政部门工作人员要保持工作热情,“民政部正积极配合立法机关和有关部门加快推进《社会救助法》立法进程,推动实现社会救助法制化”。

经验总结好,问题梳理好,调研组一行掌握了大量有关城乡低保制度运行的一手资料。赖明表示,调研组将进一步研讨,深入分析,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形成调研报告,为政府决策提供有益参考。

相关文章